Skip to main content

加沙危机:我们的应对

最新消息

据加沙卫生部门称,巴以冲突至今已经造成 36,000多名巴勒斯坦人丧生,逾80,000人受伤。 

3月25日,联合国安理会终于通过决议,要求加沙立即停火。但这项决议没有得到执行。 

以色列军队继续进行大规模袭击,对平民造成重大影响。 

最新消息

永无宁日:加沙人民一再遭受流离失所的创伤
永无宁日:加沙人民一再遭受流离失所的创伤
「世界末日般的三小时」加沙医生的震撼回忆录
「世界末日般的三小时」加沙医生的震撼回忆录
加沙:以色列必须立即停止造成死亡和破坏的行动
加沙:以色列必须立即停止造成死亡和破坏的行动
加沙:以军连番空袭指定安全区 无国界医生撤离医护病人
加沙:以军连番空袭指定安全区 无国界医生撤离医护病人
在前所未有的挑战中工作对加沙医护人员的心理健康造成了什么影响?
在前所未有的挑战中工作对加沙医护人员的心理健康造成了什么影响?
“无声的杀戮”正在加沙蔓延
“无声的杀戮”正在加沙蔓延
加沙水资源严重缺乏,民众出现许多免疫相关疾病
加沙水资源严重缺乏,民众出现许多免疫相关疾病
加沙二十一日:一名外科医生的亲身经历
加沙二十一日:一名外科医生的亲身经历

加沙与以色列于去年10月7日爆发新一轮冲突,暴力局势升级。这导致以色列发动大规模轰炸和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造成数以千计人受伤,多人丧生。目前有超过220万人被困在加沙,人道需求严峻。 

根据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厅(OCHA)的数据,超过190万人(占加沙总人口的逾85%)不得不逃离家园,当中一半流离失所者挤在南部,生活条件极其恶劣:他们居住在用几块木头拼凑而成、以塑料布覆盖的临时避难所。许多人在街头露宿。人们更难以获得足够的用水以满足其卫生需求。 
 

无国界医生呼吁: 

  • 立即并持续停火,确保人道援助畅通无阻,并保护平民、医疗设施和医护人员。 
  • 停止对医院、医疗设施和医护人员的无差别轰炸和袭击,以保护他们和其他平民。没有任何理由可以为轰炸成千上万的平民包括医疗工作者和患者的行为开脱。 
  • 各国应尽其所能影响以色列,以停止支持对加沙的持续围困,以及对平民和民用基础设施的持续攻击。 

您愿意支持我们的紧急应对工作吗?

今天就慷慨捐助,帮助我们在紧急情况下提供挽救生命的医疗护理。

加沙局势 

3月25日,联合国安理会终于通过决议,要求加沙立即停火。但这项决议没有得到执行。 

以色列军队继续发动大规模袭击,对平民造成重大影响。这场全面破坏性的军事行动公然无视战争规则,在加沙的巴勒斯坦民众每天都饱受折磨。 

如果不能立即实现持续停火,又不能将有意义的人道援助送入加沙,我们将看到更多人死亡。 

5月24日,国际法院(ICJ)命令以色列停止对加沙南部拉法(Rafah)的攻势,并重新开放拉法过境点。这再次证实了当前局势是灾难性的,急切需要提升人道援助的规模。 

自这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无国界医生察觉到针对医疗设施和民用基础设施的系统性攻击模式。在需求激增之际,加沙的医疗卫生系统正在被瓦解,给巴勒斯坦民众带来了毁灭性的后果。当地的医疗中心或人道援助系统,要么已经被摧毁,要么正在被摧毁,取而代之的是效率较低、临时凑合的选项。 

无国界医生呼吁立即实现持续停火,以挽救加沙民众的生命,及恢复当地人赖以生存的人道援助运送畅通无阻。我们并敦促交战双方必须时刻保护平民和医疗设施。

无国界医生支持的医院屡遭攻击

加沙的医疗系统也遭到袭击。在10月7日至12月9日期间,加沙地带共有286名医护人员丧生,57辆救护车则被击中而受损。 

10月7日:空袭非常接近印度尼西亚医院(Indonesian Hospital)和纳赛尔医院(An-Nasser Hospital)。它们都是无国界医生支持的医院。 

10月10日:无国界医生加沙诊所的门诊部在一次以色列的空袭中受损,换药室和镇静室的入口塌陷,窗户被震碎。 

10月11日:空袭非常接近加沙北部的奥达医院(Al-Awda Hospital)。无国界医生自2018年以来一直在该医院工作。爆炸对医院造成了损害,但医院能够继续运作。 

10月13日:以色列军队只给予两个小时撤离无国界医生支持的奥达医院。医院没有被击中,但当医护人员将患者转诊到其他医院时,医院附近轰炸持续。该医院因而再次受损。 

10月30日:无国界医生支持的土耳其-巴勒斯坦友谊医院(Turkish-Palestinian Friendship Hospital)被炮弹击中,医院的三楼严重受损。11月1日,该医院燃料耗尽,因而完全停止运作。该医院原本是加沙地带唯一设有肿瘤科的公立医院。 


11月3日:一辆救护车在什法医院(Al-Shifa Hospital)外被直接击毁,造成多人死亡。 

自 11月10日起:无国界医生人员报告或目睹加沙北部各家医院遭到多次反复袭击,其中包括最大的综合医疗设施什法医院。 

11月18日:无国界医生从什法医院撤离的车队遭到射击,造成两人死亡。这次袭击似乎是以色列军队故意袭击已识别的无国界医生车辆。 

11月20日:无国界医生在加沙市的诊所遭到以色列军队的破坏。此前,以色列的重型军车还故意损坏了我们的车辆。 

11月21日:奥达医院遭到袭击。我们两名员工努贾伊拉医生(Dr. Mahmoud Abu Nujaila )和萨哈尔医生(Dr. Ahmad Al Sahar)以及另一名医生塔塔里医生( Dr. Ziad Al-Tatari )在袭击中不幸遇难。 

11月24日:一辆小型巴士从加沙南部出发,前往接载撤离的无国界医生人员及其亲属时,被以色列军队摧毁。 

12月1日:短暂的休战协议破裂仅数小时后,奥达医院发生爆炸而损毁。 

12月5日:奥达医院面临被全面围困。医院内的人无法离开,医院周围还有狙击手。围困开始后的几天内,医院有两名医护人员被射杀。 

12月11日:在奥达医院内,一名无国界医生的外科医生被来自医院外的子弹击伤。我们的同事报告说,狙击手包围了医院,向医院内的人开枪。奥达医院自 12月5日起一直受到以色列军队的全面围困。 

12月17日:经过 12 天的围困,以色列军队控制了奥达医院。16岁以上的男性全部被带走、脱光衣服并接受审问,其中包括6名无国界医生人员。审问结束后,大多数人被送回医院并被告诫不得离开。 

1月6日:由于战火临近加上疏散命令将无国界医生的药房纳入禁区内,阿克萨医院(Al-Aqsa Hospital)不得不疏散。1月5日,一颗狙击子弹射穿了重症监护室的墙壁。 

1月8日:在汗尤尼斯(Khan Yunis),无国界医生的避难所被坦克炮弹击中,我们一名同事的 5 岁女儿不幸丧生。 

1月22日:汗尤尼斯的纳赛尔医院被战火、轰炸和疏散命令三重夹击。据员工报告,有人在袭击中于距离医院入口仅150米处丧生。 

2月15日:一枚炮弹击中了骨科部门;工作人员逃离医院建筑,无奈留下了数名病人。一名无国界医生员工在检查站被以色列军队拘留,至今仍被关押。 

2月20日:一辆以色列坦克向无国界医生员工及其家人避难的房屋开火,造成两死7伤。 

3月2日:一枚炮弹击中拉法的阿联酋医院(Al-Emirati Hospital)正门旁的一间棚屋,造成两人死亡,数人受伤。 

3月13日:以色列军队在约旦河西岸的杰宁(Jenin)开展行动。在无国界医生支持的哈利勒苏莱曼医院(Khalil Suleiman Hospital),站在医院院子里的人们遭到枪击。急诊室门口旁有6人受伤,其中两人其后死亡。 

3月27日:一次空袭击中了沙布拉诊所(Al-Shaboura Clinic)附近的一个温室。该诊所是无国界医生在拉法支持的医疗设施之一。尽管联合国安理会于 3月25日通过决议要求停火,但据报告仍有数人在袭击中丧生。没有无国界医生人员或患者在是次袭击中受伤。 

3月31日:以色列的空袭击中了无国界医生支持的阿克萨医院急诊室外的院子,当时有许多境内流离失所者正在那里避难,导致死伤者众。袭击发生后,无国界医生部分团队不得不停止提供护理。 

4月1日:以色列军队在什法医院及其周围进行了为期14天的行动过后,医院成为废墟,无法运作。该医院附近一个无国界医生诊所也遭到严重破坏。遇难者数以百计,其中包括医护人员。在医院及其周围,医护人员和其他人被大肆逮捕。 

4月21日:一名由无国界医生培训的辅助医疗志愿者在约旦河西岸的图勒凯尔姆(Tulkarem)和努尔沙姆斯(Nur Shams)难民营执勤时,遭遇为期3天的攻击入侵行动,腿部中枪。由于敌对行动持续,他花了7个小时才到达医院接受治疗。 

5月6日:以色列军队在约旦河西岸的图勒凯尔姆和努尔沙姆斯难民营发动暴力袭击期间,一个无国界医生支持的伤势稳定站遭到袭击。由无国界医生培训的辅助医疗志愿者受到骚扰,为患者提供救命护理时不再感到安全。 

我们目前在加沙的应对行动地图

Map Gaza Palestine Humanitarian Aid

无国界医生在加沙的应对行动地图。 

无国界医生如何应对 

无国界医生仍然致力在加沙提供医疗护理。 

我们的团队正在提供手术支持、伤口护理、物理治疗、产后护理、初级医疗护理、疫苗接种和心理健康服务,但针对各医院的系统性围困和疏散命令,令我们的活动范围逐步缩小,大大限制了我们的应对工作。 

在北部,无国界医生在什法医院附近设有诊所。该诊所遭到破坏,围篱被毁,所有窗户都破掉。无国界医生其后修复了诊所,并重新开展医疗活动。团队专注于伤口护理和物理治疗。视乎安全局势和运作的可能性,无国界医生的目标是向北部地区运送更多物资,并在未来几周内开始扩展救援活动,以提供全面的初级医疗护理服务。 

在中部地区,我们正在阿克萨医院工作。2月,我们恢复了伤口护理和复健护理,此后团队一直提供急性创伤手术、高级伤口护理、术后伤口护理、物理治疗、健康促进和心理健康支持。药局也已经重新投入运作。 

我们的团队也在烈士(Al-Martyrs)初级医疗保健中心提供伤口护理和进行营养不良筛检活动。 

4月中旬,无国界医生在赫克(Al Hekker)开设了新的初级医疗保健中心以提供门诊服务,包括一般咨询、疫苗接种、生殖健康服务、伤口护理,并提供心理健康服务,涵盖心理急救、个人和家庭咨询、心理教育和健康促进活动。团队每天进行 250 次咨询。 

在南部,我们正在为更多的医疗设施提供支持。位于汗尤尼斯的纳赛尔医院是加沙南部的主要外科中心。随着什法医院已经无法运作,该医院成为目前整个加沙地带最大的医疗设施。以色列军队从汗尤尼斯撤军后,无国界医生于4月到该医院视察,以评估恢复医疗活动的可能性。5月中旬,无国界医生与卫生部门合作,重新启动了纳赛尔医院的运作,主力提供骨科手术和烧伤科服务。产科、新生儿加护病房和儿科病房则已于5月25日投入运作。我们的住院部门目前设有23张病床,并会于短期内扩展至56张病床。我们同时开设了伤口护理(烧伤和创伤)门诊部门,提供伤口换药和物理治疗。 

拉法的马瓦西卫生站,我们提供门诊服务,包括一般咨询、疫苗接种、伤口换药、心理健康服务和健康促进活动。我们也提供产前和产后护理以及性和生殖健康护理。无国界医生正在提供一般咨询、非传染性疾病管理、营养不良筛检和治疗,以及物理治疗。我们每周提供超过6,000次咨询。在马瓦西,最常见的疾病和伤患包括上呼吸道感染、急性腹泻、高血压、皮肤疾病等。 

汗尤尼斯初级医疗保健中心于 5月6日投入运作。我们的医疗活动仍在扩大。鉴于大量人口从拉法涌入本身已经十分拥挤的人道救援区域,加上缺乏足够的创伤治疗医疗设施,我们正在探索设立24小时全天候急诊室的可能性,以帮助稳定和转诊创伤患者。位于汗尤尼斯省马瓦西的阿沙尔(Al Athar)初级医疗保健中心于 6 月第一周投入运作,并将提供与马瓦西初级医疗保健中心相同的服务。 

截至 2024 年 5 月底,无国界医生已通过拉法过境点,将 7 批共 76 辆卡车的物资运入加沙。拉法过境点曾是人道救援行动的主要入境点,但它自 5 月初以来一直关闭。物资运送量因而大幅减少,从3月份的24辆卡车,减少到5月份的仅两辆。 

我们能够每月运送医疗用品,包括药品、手术用品包、后勤物品和其他人道援助。这些物资由一架包机运载,辅以少量当地购买的物品。然而,由于行政障碍、行动限制和缺乏过境选择,将物资送入加沙变得极为困难。 

约旦河西岸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以色列军队与定居者以及巴勒斯坦人之间在不同地点爆发了激烈的冲突,尤其是在耶路撒冷(Jerusalem)、希伯伦(Hebron)、纳布卢斯(Nablus)和拉马拉(Ramallah)。自10月7日冲突爆发以来,截至10月23日,已有94人死亡,1,700人受伤。以色列武装部队宣布约旦河西岸为封闭区。检查站仍然关闭,工作人员不得越境进入以色列。巴勒斯坦人的工作许可被暂停,许多人被勒令离开以色列。我们在希伯伦的团队与卫生部门及约旦河西岸的医院保持联系,每日评估他们的需求。  

与此同时,我们正在准备捐赠并运送一些物资给当地的医疗设施。我们还为人们提供远程心理健康支持,包括心理急救服务和咨询,以帮助减轻在冲突期间承受的压力。我们还与社区联络点保持联系,以便他们提出任何需要我们应对的重大需求。 

无国界医生在约旦河西岸有什么应对?

在约旦河西岸,我们继续在希伯伦、纳布卢斯、图勒凯尔姆和杰宁开展以紧急护理和心理健康护理为重点的活动。  

希伯伦:我们的团队致力于通过10个流动诊所提供医疗护理、为4个综合医疗保健中心提供支持、在哈霍医院(Halhoul Hospital)落实和支持产科和急诊室服务、在莫塔塞布医院(Mohtaseb Hospital)增强急诊室的能力、提供心理健康支持、提升紧急应对的能力,以及倡导并保护有需要的个人。 

我们继续向民众提供心理健康服务,除了心理急救、咨询和心理治疗外,还设有一个电话热线系统,以便将需要医疗、心理健康或社会服务的民众转介到适当的设施。 

我们的团队逐步扩大了我们的应对,为无法到达医疗设施的民众提供医疗护理。截至2023年11月,我们的流动诊所新增了6个服务地点,令服务地点总数增加至10个,涵盖希伯伦旧城内外的区域,以及约旦河西岸南部马萨费尔亚塔(Masafer Yatta)的偏远村落。 

我们向阿里亚医院(Alia hospital)、拉沙代(Al-Rshaydeh)贝特奥马尔(Beit Omar)的多个社区联络点,以及乌姆阿尔坎(Um El-Khair)的紧急护理中心捐赠了医疗设备和工具包。我们还为希伯伦旧城的莫塔塞布医院的员工提供了培训。  

除了自10月7日起扩展了医疗活动外,我们的团队还增加了在社区的健康促进活动,并向流离失所的加沙民众以及受有关暴力和被迫流离失影响的约旦河西岸居民,分发救援物品、卫生用品和食物。  

纳布卢斯:在纳布卢斯、图巴斯(Tubas)和卡尔基利耶(Qalqiliyeh)3个地区,我们进行了心理急救小组活动。 

杰宁和图勒凯尔姆:我们的团队为杰宁难民营的哈利勒苏莱曼医院,以及图勒凯尔姆省的塔贝特医院(Thabet Hospital)的急诊室提供支持。考虑到道路恐将被封锁,令产妇无法到达医院,我们遂向7家综合医疗中心捐赠了用于紧急分娩的药品和设备。这些中心的医护人员并接受了培训,使他们能够在紧急情况下照顾患者。 

在图勒凯尔姆的努尔沙姆斯难民营和杰宁营地,我们向辅助医疗志愿者捐赠了急救包,以供在敌对行动活跃之时稳定患者,使患者能够活到被送进医院。 

无国界医生在加沙有工作人员吗?他们的情况如何?

自10月7日以来一直未能离开加沙的无国界医生国际工作人员,全部已成功经由拉法过境点进入埃及。通过协商,外国护照持有者和国际人道援助工作者得以经由此通道过境。 

11月14日,我们由15名国际工作人员组成的团队进入了加沙。11月16日,他们开始为平均每天需要治疗9至10例烧伤病例的巴勒斯坦外科医生提供支持。 

至于我们300名巴勒斯坦工作人员,我们目前难以一一核实这些同事的情况。我们知道其中一些同事正试图与家人一起前往南部。无国界医生正在努力帮助他们找到安身之所。其他员工尤其是医护人员,则仍然留在加沙北部继续治疗病人和伤员。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与他们保持联系。 

无国界医生在加沙有工作人员吗?他们的情况如何?

自10月7日以来一直未能离开加沙的无国界医生国际工作人员,全部已成功经由拉法过境点进入埃及。通过协商,外国护照持有者和国际人道援助工作者得以经由此通道过境。 

11月14日,我们由15名国际工作人员组成的团队进入了加沙。11月16日,他们开始为平均每天需要治疗9至10例烧伤病例的巴勒斯坦外科医生提供支持。 

至于我们300名巴勒斯坦工作人员,我们目前难以一一核实这些同事的情况。我们知道其中一些同事正试图与家人一起前往南部。无国界医生正在努力帮助他们找到安身之所。其他员工尤其是医护人员,则仍然留在加沙北部继续治疗病人和伤员。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与他们保持联系。 

在10月7日冲突爆发前,无国界医生在巴勒斯坦开展了什么工作?

在巴勒斯坦占领区,无国界医生为自1989年以来受到长年冲突影响的人们提供医疗和心理援助。在加沙,我们的团队在3家医院和几家门诊诊所工作,为烧伤和创伤患者提供全面的护理,包括手术、物理治疗、心理支持、职业治疗和健康教育。自2018年以来,无国界医生一直在加沙北部开展重建手术项目。 

无国界医生在以色列有提供医疗护理吗?

我们是一个人道救援组织,这意味着我们会治疗所有需要帮助的人,但我们的资源并不是无限的:我们需要集中资源在最需要的地方。我们目前未有在以色列开展医疗项目。然而,我们正在把握一切机会,将新的人道物资送入加沙地带,供应给急需这些物资的医疗设施。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医疗系统,均因为70多年的占领和10多年的封锁而陷入瘫痪,无法满足各自人口的基本医疗需求。相比之下,以色列拥有出色的医疗系统,目前也没有向无国界医生寻求支持。 

Gaza map

滚动查看巴以冲突时间线

支持我们的紧急应对救援工作

我们的医疗团队正在救援第一线治疗伤病者。您今天的捐助,可以帮助他们提供拯救生命的医疗护理。